纽颂网(New Soul)

 找回密码
立即注册
纽颂网(New Soul) 门户 时评/社评 查看主题

对权力的共情|维舟

发布者: 匿名 | 发布时间: 2023-8-6 15:42| 评论数: 0|帖子模式

文/维舟
0 E, N' q8 ^/ J7 ^) D( G
* b4 D4 k, d' B" `# V1' m3 B3 W* x  d+ n* l

! V8 I/ D/ U& P! L8 h( r中国社会普遍存在一种“对权力的共情”:人们很容易代入掌权者的视角,强调“当家”管理的不容易,又或种种管制措施都是正当合理的。这样一来,那么现实机制就都显得没什么问题,如果你有问题,那你最好在自己身上找找问题。# K% \# z* ~' z
: O& k- H7 K6 f+ j* W4 S
有人和我坦承,“对权力共情”这个特点自己就有,在跟人讨论时也总是较为倾向于为当权辩护,强调当下没有更好的做法了,“我总觉得自己这样好像有哪里不对,但又改不掉”。( V( m" N$ o  x5 g& n% m9 L

" ?" }6 V* U- d2 ^5 X) P其实这也无可厚非,在中国家庭里,这不仅极为常见,甚且是受到鼓励的。从家长的角度来看,“对权力的共情”正表明孩子“懂事”,能为父母设身处地着想。我自己也为人父,如果孩子能体会到父母的难处,不哭不闹,那毫无疑问是会省心很多。
5 }7 x, s* d; \; Y  o- i: p1 H- y4 P! o& o' F" q( y2 A0 A
也因此,现实中这确实不仅限于男性,很多女性也从小也是如此,甚至比一些叛逆的男孩更“懂事”。有位男性朋友就说,因为疫情期间对个人隐私的侵犯,他和周围亲友产生了严重分歧,而为这些举措辩护的大多倒是女性,“查你个底掉又怎么了”。
* z' t0 g5 r* H0 ?* E0 ]0 Y4 Z: @
1 b: |0 d; f  ~2 w不过,再深入一层去想,这里面其实有两种不同的“对权力的共情”:一种是代入当家作主”的位置;另一种则体现出对权力的依附,将规训内化,说服自己相信现实就是对所有人最好的安排,而为了求取安全等基本所需就必须无条件配合。男性往往偏前者,而女性中则后者居多。) G4 ]2 Q; k. p6 m
4 p& X% N8 P" V6 J2 _/ Q
在中国社会盛行的“大局意识”就是其逻辑产物,强调身处其中的个体都应“顾全大局”,成就集体利益的最大化。这确实让许多人信服,但问题是:落到现实中,最终做出妥协的,往往是那些无可推脱的最弱个体。# g( r4 r6 d) Y; l7 _) p

' c# S( \. @  A3 E# M: K4 H这倒也不是说其中完全没有个体利益,但那与其说是自己争取来的,不如说是在“大河水满”的前提下才“小河溢”。既然如此,那么这种思维取向势必就更关注分配的公平性,因为要实现个体利益的最大化,最好是通过集体利益的名义——所谓“精致的利己主义者”正是这么来的" @6 x! n( l& l6 N, _) @
- E7 t6 U; z3 d  j) M) q
吊诡之处正在于此:一个看起来“人人互以对方为重”,顾全集体利益的共同体,因为不承认个体私利的正当性,结果这种私利不得不在逼仄的空间里生长,到最后反而催生出一个对他人难以共情的社会。# p# B- q2 i7 \5 f# S
* J2 n5 f1 s  F$ H
图片
/ J) C, {( u+ A+ C6 @# h
9 |$ H7 m) g; c5 K  [2
8 ~" [# }6 V' k( t& F8 r% t/ Q. Q
, ]9 p: O! a4 ?) y; l3 D2 \稍稍留意下就会发现,中国在很多时候的做法,潜台词都是“我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感受”、“大不了我自己单干”,这都是缺乏共情能力的表现。整个社会也不太懂得如何与人合作、达到共赢,因为在一个封闭的权力结构中,他人往往就是潜在的对手,因而深信要实现自身利益的最大化,就要建立以自己为中心的权力体系。" f9 _, Z( B  c/ |8 J6 O$ P2 s
* \, M4 H, l& I- |% H* N
在这样的结构中,人们会专注于自己的感受、利益,很难理解他人的痛苦。同情心甚至是优越感的体现,有时毫无根据——例如看到国外“水深火热”而发生同情,又或看到别人单身,也觉得她们“孤苦伶仃”的很可怜。换言之,这变成了一种“以自我为中心(且往往居高临下)的同情”,正因此,才有“廉者不受嗟来之食”的说法。
& I! y! G/ D7 D8 H- K% U6 r1 B7 p2 }8 C
另一种“修养式共情”也是同一逻辑的产物:它使人表现得比真实内心感受更为共情,以展现自身的修养,也是必要的社交技巧。不少人对之嗤之以鼻,认为这是虚伪的,本质上也是一种优越感和政治正确,然而在社会尚未真正权利平等的时代,抛弃它的代价则是肉眼可见的粗鄙化,还美其名曰“本真”。
( l% r* P* V  J' k: O0 S: M+ v
日前有朋友和我说,他在群里因“妓女是否值得尊重”的话题跟人吵得不欢而散。他认为妓女也是人,任何一个职业,在人格上都是平等的;但对方却宣称那是一个“卑贱”的职业,不值得尊重,甚至说“你如果尊重,必须让你子女从事这一行”——但“按照这个推论,残疾人、流浪汉、傻子,我不愿意子女从事的多了”,难道都只有变成那样,才能共情?0 _& E! @6 B& @

6 c5 p* o; w9 ]0 W9 p& J8 M值得注意的是,那还是一个号称“自由派”的群,大多是川普的粉丝,对国内现状不满,这似乎在某种程度上证明了“自由”与“平等”不能兼容,但也可见不少人对社会秩序的设想不仅是存在等级的,而且认定不同的社会角色之间无法共情。这样一来,“尊重”事实上是无法实现的(就像绝大多数男性无法变成女性),那么,剩下的就只能是无数彼此孤立的群体自行斗争。
; d8 m0 g$ j& A6 N1 C; T& P7 a
% I. o' B8 m+ l* p这就是为什么罗尔斯所说的“无知之幕”那么重要:只有当人们意识到,自己也可能沦为弱者或少数群体的时候,才不至于对他人的处境无动于衷。权力安排的社会结构下,不同角色之间的差异阻碍了这种共情,人们会认为,让那些少数做出一点牺牲来确保多数利益是理所应当的,但如果你就是那个代价呢?
9 m7 {8 G$ b2 @; |
9 m* k3 C: v1 C) w

对权力的共情

对权力的共情
3 F. y( E9 H( F' ]* U6 L. v
33 x# H/ y2 z/ [$ h& g
4 V: \4 C" Q; m- R7 M) I3 k& n, N
要破解那种“对权力的共情”,个体最好先关注自己的感受和应得权利,更进一步,则应看到那个现实安排并非别无他法,它其实是有着其他可能的。问题也在这里:对结构性现实的反思、改变永远是最难的
4 {* ?+ N- X% r
游客,继续查看下文隐藏内容请回复

+ @& L% I6 V1 S7 Z2 K' p1 \/ K" ?本文链接:http://newsoul.xinzengwj.net/thread-3229-1-1.html

最新评论

为兴趣而生,纽颂欢迎您! 立即登录 一键注册

QQ|排行榜|手机版|小黑屋|帮助|纽颂网 ( 京ICP备********号 )

GMT+8, 2024-7-25 23:04

Powered by Discuz!

© 2019-present New Soul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