纽颂网(New Soul)

 找回密码
立即注册
纽颂网(New Soul) 门户 时评/社评 查看主题

无法摆脱的控制欲

发布者: 匿名 | 发布时间: 2024-4-19 19:15| 评论数: 0|帖子模式

文/维舟

/ ^6 S* d% d5 l  ^; o2 _
“大学生都已成年,成绩有必要告诉家长吗?”

% V1 z0 }& }7 {3 _5 h1 l3 C7 d3 q
有位浙江大学的本科生在网上晒出学校寄给家长的期末成绩单,不期然引发了激烈争议。

- G) ?4 b2 p& j4 e# t; h

/ Y/ m$ ~3 {1 t3 z  u3 v0 l' I
据澎湃新闻报道,浙江大学部分学院会给学生家长寄成绩单。该校公共管理学院、传媒与国际文化学院、控制科学与工程学院等多个学院的学生表示,大一时曾在一个信封上填上家庭地址,寒暑假会收到学校寄来的成绩单。
( k4 s9 a( ?* N, n7 h* c  }
很快就有人发现,这种情况并不少见。综合多家媒体报道,上海交通大学、武汉大学、浙江工商大学、深圳大学等全国不少高校的部分学院都会在期末给家长寄送成绩单。有的不仅将成绩单寄回家,还会附上学生的专业排名,乃至以短信形式通知家长学生成绩,又或在学生挂科时通知家里。

1 l/ E; Y& r& I3 @  D+ H; h' W
对那些人格独立的大学生来说,这差不多是公然羞辱:他们仍然被当作无法为自己负责的未成年人,需要监护人盯紧成绩单,这哪里像大学生?中小学生才这么被对待。网上有人揶揄,这是“一群没有自我管控,没有承担责任能力的人。出社会,是不是工作表现也要及时跟家长沟通?不让孩子拥有独立人格,什么时候断奶?”

# S7 o! x: k- r% m7 f/ b
《烟火人家》剧照
1 A. g( D* \" G* q; [
然而,在另一些人看来,太多大学生恰恰还没学会为自己负责。教育发展战略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陈志文在受访时说:“大家错以为大学生都是成人了、都有良好的行为习惯,所以认为不应该用对待中学生的方式来对待大学生。”但他强调,当下许多大学生自律较差,考试挂科普遍,“大学生中学化”,因而强化家校联系很有必要,至少让家长知道情况,“管管自家孩子吧”。

/ {* `4 J7 j, h" u9 g; }0 p
照此说来,这样的管束不是羞辱,而正是“为你好”,让家长知晓孩子的课业情况,约束学生的不良学习习惯。中国教育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就认为,这可以强化学生对课业的责任心:“寄成绩单也是一种激励机制,让学生意识到在学校不能只是混文凭,要认真对待每个学期的学习,促使有混文凭想法的那部分学生重视自己的学业。”
像这样的想法,当然也不鲜见,多少家长都觉得“不管你长到多大,在爸妈心目中还是个孩子”,不管管能行吗?4月9日,浙江大学教务处的老师还曾回应媒体表示,部分学院确实会向学生家长邮寄学生在校成绩单。此举是为了保障家长的知情权,“虽然学生已经成年,但学费是家长提供的,家长知情权还是需要的”。同时,有些学院不是对每个学生都寄,只针对成绩差的学生邮寄成绩单到家。

7 J5 `( |- p% y; Z4 m
在这次大学生成绩单事件中,类似的看法几乎是一边倒的,在澎湃新闻的报道底下,高赞留言清一色地认为家长有权查看成绩单:

- g' N  c# Z% |8 t“‘也有同学表示,大学生已经是成熟、独立的个体,可以对自己的人生负责。’——这位同学,假如你的生活费,学费这些开支都是自食其力而不是父母出的,才有资格说出这种话。”“拿着家长的钱吃喝玩乐,一谈到成绩,就嘣出两个字:独立。要钱的时候咋不谈独立?”“每年花着家里几万的学费生活费,寄个成绩单都吵吵闹闹,某些大学生别既要又要。”“让交学费的人知道自己供的孩子把书读成什么样,有问题吗?”“谁出的钱?谁应当获悉的消息。”“投资人了解一下投资项目进展好判断是撤资还是加大投资,有什么问题?”“年度报表不给股东看,岂有此理!”6 `  R0 f' I" j% k
这些留言最耐人寻味的一点是:家长们合理化自己的控制欲时,采用的是经济支配的逻辑。传统的父母经常说的是:“我咋不能管你?我生的你!”即强调管教权来源于“养育之恩”,然而现在,更盛行的说法则将之转化成出资人和执行人的关系:我出钱了,所以我有权知道。

9 Y6 Y4 P6 O5 H
《张卫国的夏天》剧照
( Z& W/ j7 z5 F+ y& `7 u
虽然也是控制,但这种逻辑至少比传统的那种温和了不少——想想看,“身体发肤,受之父母”意味着子女永远亏欠父母的,恩情的债务无法还清,因而哪吒只能“剔骨还父,割肉还母”;但现在,如果你要独立,至少理论上说简单不少:自己实现经济独立,别伸手向家里要钱就是。
) [0 Q. I% H$ R, c
也正因此,这种逻辑是相当危险的,因为家长在合理化自己控制欲的同时,无形中摧毁了亲子之间的情感纽带,疏远了自己的孩子:既然彼此之间只是出资人和执行人的关系,那么感情也就没必要谈了。不仅如此,这种话可想而知非常伤害孩子的自尊心,他们很难不带着羞辱创伤意识到:原来自己之所以不得不忍受父母的干预,只是因为他们出了钱,并且那是“他们的钱”。
9 Q( Y  N  @0 M' B0 x
更危险的是,这一逻辑还隐含着这样一层意味:你其实是在“为父母而读书”,因为你读书是他们出资的,你的课业实际上是“家长的投资项目”。这样,你与其说是为自己负责,不如说是要向家长负责——你是父母实现他们目标的工具人。
* ^' s$ \* Y0 v5 ~3 J
这正是当下许多学生心理问题的根源。一位关注青少年心理问题多年的心理咨询师告诉我:“那些为取悦父母而学习的好学生,心理危机最严重。”因为他们学习的动力不是来自于自己,而是被鞭策着去满足父母望子成龙的极高期待,而这种期待又是不断变化的:这次你考进班级前十就满意了,下次希望你能考进前三。他们被教导去取悦家长,但家长又是无法取悦的,因为不管你考得多好,他们为了避免你“骄傲自满”,总是很吝啬表扬,而要你“百尺竿头更进一步”。
  \8 L. k. S+ L
《如果奔跑是我的人生》剧照
* P. \6 G- |; R3 W
中国父母很难意识到这对孩子是多大的挫败,因为他们觉得这种严厉正是为了孩子好,是控制他们并使之成长为有用人才的不二法门。他们太担心孩子走偏了,总想着要让一切保持可控性,有的孩子哪怕进了大学,都还要天天跟家里“早请示,晚汇报”,确实很像一个向出资人汇报工作进度的项目人员,而这个项目就是孩子自己的学业。
! j6 F: c2 O) q, g1 e, o% J
这就是为什么很多学生觉得生活了无乐趣:就算考了高分,那也是父母高兴(有时还未必高兴),自己好像没什么感觉。当你是在为了别人而努力,而不是为了自己生活时,这种空心感是在所难免的。当然,家长也一样空心,他们看起来不空心,只是把意义寄托到了孩子身上——太多人必须面对没什么意义的人生,在强行寻找一个寄托时,就更容易把这寄托放在孩子身上,让孩子不堪重负。
6 L9 ^& O# u% p
说到这里,也许很多家长会困惑:管也不是,不管也不是,那究竟该如何是好?但这其实是一个伪问题。父母的管教并不是一个“尺度”拿捏的问题,而是到人生一定阶段就应该扶着孩子逐步独立自主——你不可能看管孩子一辈子,迟早应该让他们学会为自己负责。

0 v/ Q& [- ^8 b- a! W  D
如果一个人没有自主权,就很难热爱自己喜欢的事,甚至感受不到什么乐趣,因为那样一来,是不是在为自己活着,而“意义”和“乐趣”都是对自己而言的,别人看来也许毫无意义,但你自己乐在其中就行了。当下那么多大学生课业优异却陷入抑郁症,很大程度上正是因为没有自我,找不到意义感,所有的动力只是为了满足父母的期待,当然也就缺乏内驱力走得更远。其结果,这样的孩子,内心很容易枯竭,甚至堕入虚无而变得抑郁或玩世不恭。

/ y# P' x0 O) b8 n3 U
《点燃我温暖你》剧照
) x) Y9 n. M: R4 m, U
我很幸运,父母早早就意识到了这个问题。他们是老三届,只读到初一、初二,所以我刚上高中,母亲就跟我说清楚:“你的书,爸爸妈妈已经看不懂了,以后只能靠你自觉了。不要觉得是在为我们读书,你读得好不好,跟我们没关系,决定的是你自己的人生道路。你得为自己读书。”
+ H5 K/ C; U' G! T
他们说到做到。我高中期间的课业起落,他们都并不焦躁,知道我已经尽力了,他们只是在我周末回家时给我做好吃的,我愿意倾吐什么,就听我讲讲。这样,我用不着像有些同学那样,还要对应对父母的压力,自己掌控节奏,专心把学业做好就是——无论成功失败,反正都是我自己要承受的结果。

7 D: C3 F  I  `: O% j+ y8 D
我知道,要做到这一点很难。乍看起来,我父母能及早认输,是因为学历不高,但我清楚,家长的控制欲其实与学历无关。有一次在外吃饭,还听到旁边一桌谆谆教导孩子:“虽然你都读研究生了,我们是初中都没上完,可是经验比你丰富,社会上的事情你不如我们,有啥你要听我们的。”
8 l5 D: T( S% y  Y- H1 [2 E  R2 S
太多家长都有一双“闲不住的手”,恨不能安排好子女的整个人生,而你的任务就是服从并做好,就像按照出资人的要求把活干好,你没有自我,也不必有。即便你做得很好,但回首走过的人生,你也会觉得一阵空虚,怀疑这到底是不是你自己想要的人生——但父母却觉得那是最好的。
1 ?- [. |, y9 X$ Q

《我的解放日志》剧照

《我的解放日志》剧照
《我的解放日志》剧照
# {- |0 K! R4 O, ?: m0 t, z& S
连你的人生都要为你安排好,那大学成绩单就根本不算什么了,然而这种家长制的逻辑没有意识到,像这样的干预已经不知不觉中越界了,子女的人生毕竟是他们自己的。浙大公共管理学院研究生王穗穗就说:“学校寄送的不仅是成绩单,还隐含着‘父母仍需为读大学的孩子的成绩负责’的观念,但大学生应当拥有掌握自己成绩和人生的能力。”如果家长还不能适应身份转变,那“管一辈子管到底”的结果,就是孩子无法活出自己的人生,到头来两代人都疲惫不堪。
+ q; T) ?3 n5 X( X0 ^; {1 k
肯定还有家长说,大学生还不够成熟、自立,需要督促,还不能就此放手。那这就需要问另一个问题:什么时候才是放手的最好时候?如果孩子到这时候还不够格为自己负责,那你打算管到什么时候?真正的问题不是孩子不独立,而是家长一直不放手,但只有你开始放手,他们才能长大成人。

1 L: {1 a6 \" p0 c& G8 i6 {4 O本文链接:http://newsoul.xinzengwj.net/thread-3290-1-1.html

最新评论

为兴趣而生,纽颂欢迎您! 立即登录 一键注册

QQ|排行榜|手机版|小黑屋|帮助|纽颂网 ( 京ICP备********号 )

GMT+8, 2024-6-21 22:20

Powered by Discuz!

© 2019-present New Soul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